章节目录 第十三章 琴声如剑颜如玉(1 / 1)

作品:《星仇

萧贵妃的到来,仿佛一剂催化剂。强力地推进了提案、议会各项议程的进度。双方简单而快速地达成了协定:两国合作、改借骑兵十万,变成出兵二十万,共同讨伐南明、战后土地分割、财富支配等等具体事宜,就白纸黑字一条一条地出现在两国的协议书上。协议书上大笔一挥,庆祝酒会举办。卓璃的清国太子身份和波斯人质身份就算是彻底落实!

正事商榷妥当,怡亲王护同萧贵妃回国的事情随即提上日程。卓璃是个语言苍白的人,他不懂争取权益的话该怎么讲。于是,马修留给他的爵位和兵权,他没能力继承;亲王换给他一众侍卫和奴婢,也没能留住。

当清晨送走亲王和贵妃;在亚斯王宣旨御封与他的一系列巨长的头衔之后,卓璃失去了最重要的所有。他甚至不得不当着朝野百官的面问:

“这些官职,一个月,我能拿到多少俸禄?”

一个撑门面的管家都没有,可能卓璃是波斯国史上最凄惨的守护了。亚斯王似乎也觉得太过意不去。派给他几十名铁甲骑士,负责皇城安全。说白了,就是看守大门……

即日继任,站在点将台上,几十名的骑士队伍的确显得空旷。却是立时激发了少年的血性,想到马修的教导,不禁精神大震。不懂什么军威、士气……全凭任性,随意的下了几条口令,士兵依照命令行事,少年更觉威风。

亚斯王对卓璃心存戒心,派给他的自然不会是精锐悍将。可是卓璃却觉得异常满足了,甚至对自己的管理能力产生了担忧。于是,他决定留下几名看着顺眼的士兵,剩下的全部还回去。不是什么重要的差事,留几个人陪着自己免得无聊罢了。

本来是少年心性,又是玩心大作。挑兵点将倒成了过家家一般的游戏。专拣看着顺眼的、年纪相仿的、爱嬉笑玩闹的,看着威武一些、不苟言笑的直接被淘汰……喜好别致的守护大人还挑了三名在伙房负责洗碗的女孩,美其名曰:男女搭配,看门、巡逻都不累……

精挑细选之后,史上第一支造型别致的骑士小队正式成立。小队由十二个还未获得骑士资格的少年组成,高矮参差,神态各异,男女混搭……

铁甲骑士都是奴隶,战场上的炮灰,军营里的杂役。没有身份地位,甚至是名字。既然是自己的御用骑士小队,守护大人决定亲自赐名。可是腹内墨水极少:十二个人……联想到西域的十二星座守护,可是记得不全;清国的十二属相倒是背得混瓜烂熟。

长得贼眉鼠眼,你便叫子鼠!

憨厚,模样不好,丑牛吧!

……

呀,你腰这么软!巳蛇!

这么能吃!亥猪!

赐名结束,卓璃便率领这只家禽小队,浩荡上任……

孩子总会长大的,数年之后,这支曾经在波斯皇城为虎作伥、祸乱百姓的家禽小队在大陆随着璃王爷一齐扬名立万的时候,人们随即忘记了他们的调皮捣蛋。甚至还被冠以“十二星将”的美名。

当然,这是后话,历史的车轮才刚刚开始加速……

……

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射在男爵府邸,卓璃揉着惺忪的睡眼,懒散的坐进客厅的主位上。摇着手中的铃铛,大叫起床。

客乡异国有些时日,卓璃开始适应了这种惬意的生活方式:挂着一堆头衔的他,每天只需要带着家禽小队,在外城的门口站上一个时辰的岗,然后便是他和小伙伴们的快乐时光。

前些时日,忽然感觉偌大的男爵府只有自己,太过寂寞无聊。所以便把小队整个搬到了家里,一来有人可以照顾生存起居;二来不用军营、府邸两处跑。

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每天在城门口待上一会儿。想玩便皇城闲逛,想学习家里还有亲王留下的一座书山。上有军饷可拿,下有小兵可管。小日子过得特别自在……

摇到手酸,眼皮打架。昨晚书看得太晚了,书虽好,熬夜却不好。

属下士兵齐聚正堂,卓璃也便开始今日的例行会议。

“子鼠呢?”满堂齐坐,少了一人。

“这呢!”一个样貌瘦小的少年小跑进来,怀里鼓鼓不知揣着什么事物。一双单眼皮小眼睛不时鬼祟地瞄向身后。

又是什么?对于子鼠的惊喜,卓璃已经习以为常。

看!众人一齐看先子鼠从怀里掏出的事物——一颗硕大的蓝色宝石!险些闪瞎了众人聚精会神的眼睛。

“老大,这个就不用还回去了吧?”眉毛上下跳动,配合着被宝石映成蓝色的小眼睛,有几分滑稽。

“不会是雅典女神教廷的……”卓璃猜测着

“是的,就是女神像胸前的那颗。踩了三天盘子,昨晚才有机会,绝对没人发现。”

“那些教士最会骗钱,拿了他们算我们仗义疏财!”说话的是驴脾气午马。

生气的一拍鼠头,骂道:“笨蛋,这么大一颗。全天下都能看出来来历,怎么出手?拿东西都不会拿。”

子鼠也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老大说的在理,早知道昨晚趁着教皇忙活圣女的时候,我把他的皇冠拿来好了!”

教皇的皇冠!恐怕不比这颗蓝宝石好出手吧?等等……教皇“忙活”圣女?相对于到手的蓝宝石,这条八卦更有震撼力!

卓璃满意地点头:“坐回去吧!”

轻咳一声:“今天卯兔和申猴负责吃食。记得少放萝卜,一个女孩子不知道萝卜吃多了会怎样么?还想不想嫁人了?

吃完早饭之后,酉鸡和戌狗负责传播教皇和圣女的八卦,记住时间、地点要交代清楚,人物表情、心理要刻画得深入。可以添油加醋,越精彩、越详细,越好。可以用第一人称叙述,这样就像亲眼看见,身临其境一般。最好把教会弄得鸡飞狗跳……

亥猪,那是巳蛇的木梳,不能吃!你二人负责搅乱教会。

丑牛、寅虎负责站岗放哨。一有风吹草动就大闹一场,吸引敌人注意。

辰龙今日你去兵部点卯,记得声音学得个性一些,听说今天军部首长要来,眼睛虽然老花了,可是耳朵很灵。

未羊和午马跟着我,策应指挥。

子鼠把东西放回原处。”

“又要还回去?”子鼠极不情愿。

“谁让你总不长脑子?这么多的东西,皇帝的龙冠,少女的内衣,老太婆的裹脚布……哪一样是有用的?哪一样是能出手换钱的?就没有金银珠宝可以拿的?”

子鼠两眼一闪,灵光乍现:“呀,怎么就忘了。教皇书案上有一块金疙瘩,今晚就搞它了。”

“寅虎,把你的狼牙棒拿来,我这把他砸成白痴!”那是教皇的御用金印。

……

不出所料教皇出了这么大的花边,还被人看到,教廷立时乱做一团,教士交头接耳私底下议论。再有人煽风点火、落井下石,谁还会注意教廷高高在上的女神像?特别是女神的胸前:那里是女人的禁区,更是女神的禁区。

趁乱进入教廷,放回宝石,把风放哨、随机策应、当场指挥、逃跑路线。又有人点卯应对,有了充分不在现场的证据……卓璃利用了所有在马修那里学来的军事化行动精华的所有。

硕大的蓝宝石便又在女神的胸前熠熠生辉了……

天色已幕,卓璃率领着玩累了的小队,浩荡回府。路遇百姓,纷纷望风而逃,可想而知在守护大人的带领下,这支骑士小队对百姓的祸害着实不浅……一群孩子并不注意这些,纷纷开口说道起行动时每个人的不足之处。

竟然还学会了开总结会!马修骑士,您可以瞑目了!

进了内城便是桃花巷,卓璃突然停住。一阵琴声传来,触动了记忆里的一道身影,那身影有万千动作,最后变成一道魅影……琴声戛然而止,卓璃也从记忆中苏醒。是那记:败剑!

好像发现些什么,可是琴声停止,便再也想不起来,看不到了。

一定要找到那个声音!卓璃疾步走进桃花巷,凭直觉判断那声音来自桃花巷深处。

桃花巷是一条胭脂巷,青楼林立,莺莺燕燕。

守护大人率领一队十四五岁的少男少女骑士小队逛青楼!

苍天有眼,这群小霸王又找到新的目标,死鬼男人没办法在去寻花问柳了!不少妇人打开楼窗纷纷注视着这支开进桃花巷的小队,心底里冒出幽怨的祈祷。

守护大人逛青楼的样子也很别致,更像是在找东西:一栋楼一栋楼地寻,一间房一间房地找,一个箱子一箱子的翻。白羊黄金圣甲开路孰敢拦路?身后小队为虎作伥:撞门撬锁,手段娴熟;饭衣倒柜,横冲直闯。

据事后统计,白羊圣甲横扫桃花巷之后,波斯帝国的男性科室半年之内预约不到主治医生,男性保健类药物有价无市……据说都是守护大人刀光剑影的近乎抄家阵仗给吓的。

此刻的卓璃哪里顾得上这些,他要找到琴声,那阵唤起心底记忆的琴声。

一无所获!最后一间青楼被“查抄”之后,卓璃垂头丧气地坐在门前的阶梯上,他决定等,等着那个声音再次出现。

扰乱的桃花巷变得安静,客人纷纷离去,被卓璃这番一闹,整条巷子的生意立时萧条。没有客人,各个楼院陆续熄灯休息。夜色的巷里充满女人们的幽怨和嬉笑。

一个光影在夜幕里显现出来,记得是前面搜过的一所院子,那所院子只有一个蒙面歌姬,生意惨淡可怜。所以搜的也很快捷,难道会是她?她身前的桌子上是摆着一个乐器的事物,尽管不懂乐器,但是他可以断定就是那名歌姬。

卓璃立即起身冲回那所院子。

去而又回,蒙面歌姬眼神中略过一丝疑问。从身形判断这名歌姬年纪不大,一身红色唐国宫廷服饰,青丝长发自然垂下,露出一双丹凤美目。脸上白纱,看不清容貌,可卓璃觉得她是个美人!

焦急的气喘,像是紧张的新郎:“姑……姑娘可……懂乐器?”

轻纱之后传来悦耳的女声:“略懂。”

“请……”歌姬听懂了他的意思。缓缓入座,试了身前古筝的琴音,开始拂动……

委婉悠扬……有一道霸道孕育其中……

对就是这个生声!记忆画面再次清晰,万千挥剑下斩的身影,罗列一齐,磨砺融合,演变成唯一的一道魅影……也只有窥见道玄的真人才能悟得如此玄妙招式……

琴声又止,记忆再次消失。

“美!”心里的声音讲了出了。

“请问官人,是琴声美,还是人美!”这小子的眼神就没离开过自己的脸!

卓璃愣住,说出美字,完全是方才听曲出神,赞琴声,更赞剑招。可歌姬一句话,把注意力引向的她,丹凤美目,秋水流动,烛光摇曳的香房之内,一切竟是痴了一般。

歌姬缓缓揭下面纱,一块硕大的黑痣让卓璃后悔三生……上面还生着几根长长的毛发……

一颗老鼠屎搞坏一锅粥:呕血的教训,让卓璃心领神会其中真谛。

一颗黑痣坏了一张绝世容颜,卓璃敢拿自己的眼睛做赌注,这张脸如果没有恶心的黑痣,必然倾国倾城!

没有刻意黑痣,因为眼前的女子无论美丑,他都要她,他的目的是那个长盒子发出的声音!

甩开尴尬的表情:“请教姑娘芳名?”

颜如玉!像是讽刺,更像是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