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十一章 道士真元骑士刀 补正(1 / 1)

作品:《星仇

得知萧贵妃出访波斯是卓璃来到娜塔莎庄园的一个月之后。

如怡亲王预料一般,亚斯王没有立即召见。完全地把清国使臣一行全部晾置在一所皇家别苑,不闻不问,好吃好招待。

这种习以为常政治手段,反倒迎合了冒牌太子的心意和现状,卓璃有了充裕的时间待在娜塔莎庄园学习。

尽管,贵妃的銮驾一经落地,亚斯王立即露面亲自接见,大大促进借兵事宜的进度。相反,萧贵妃的到来反而有些不合时宜:与亚斯王会面结束之后。第一件事,她便要见儿子,虽不是亲生,可也理所应当。

时隔月余,再见卓璃,怡亲王只有一字感受:黑!

一个月的烈日暴晒,严厉教官的威逼下,整套的禁卫精锐的超负荷训练方式便成功地全部应用在了卓璃的身上。黑是很自然的!

士别三日……看着如紫色茄子般的黑脸,是应该:刮目相看。若是把此时的卓璃扔进美洲土著,只要不说话,绝对看不出他是外乡人。

“学到些什么?”亲王拍着卓璃的肩膀问。

“黑发学生,让我们可爱的亲王大人看看。”娜塔莎穿得像一名舞姬一般出现,这女人真是无时无刻不在展现她的美丽本钱。

几人来到庭院,亲王和娜塔莎坐定。

卓璃拔出了腰间的铁刀,这刀是进入食人沼泽时候的那一柄,一个月相伴卓璃,已经是伤痕累累,刀锋满是缺痕,其中有一道沉淀着黑色的缺痕最是引人注目,这使得整个刀身好像随时可能断掉。

娜塔莎略微皱眉,道:“我名声在外,号称波斯首富公爵。身为我的学生怎么能用这么破的刀?”

向身边的管家打了一个响指。塔司抱起身边的一个巨大的箱子,交给卓璃。

娜塔莎道:“从此这柄刀便是你的!小心使用,倘若坏掉,可是没有能修的人哦。”

卓璃认真点头,打开箱子,一柄形似骑士巨剑的刀身映出眼帘,刀身绯红,霞芒四射。刀柄底端镶嵌着一颗硕大的绯红色宝石,一种莫名的力量像是水流一般在里面成漩涡状缓缓涌动。

“绯红女皇?!”怡亲王眯起眼睛,对娜塔莎道:“公爵大人好大的手笔。”

娜塔莎微笑:“比起亲王大人的‘黑莲’不值一提。”

卓璃取出绯红女皇,又把手中铁刀放进箱子收好。方才举刀而舞,刀身红影流光溢彩,攻防相扣,浑然天成;一时间,庭院里罡气四起飞沙走砾,花草低腰绿木摇曳……

这套刀法与绯红女皇相配,名:女皇之怒。共三十六式,六式一变数,九式一轮回。招招危险,只攻不守。曾是娜塔莎公爵出世之绝唱,霸道一时。

可是,卓璃使出却有不对。亲王摇头:“不是信仰神力催动绯红女皇,总有些不伦不类。”

娜塔莎看得津津有味,听见亲王的评价,不禁皱眉:“都什么年代了,还有古板的眼光看待!你真真应该找个接班人替代你了!

这孩子用的是你们道家所说的‘真元’。”

亲王一怔:卓璃是感受不到真元的。

“他身上有着得天独厚的真元本钱,只是感受不到。可是,我是个魔法师!”

魔法师最灵性的地方就是形而上第六感官。

“你教了他魔法师的冥想?”亲王猜测。

娜塔莎语气中埋怨:“你应该告诉我这孩子有真元的。不然,我也不会损失一名忠诚的金甲禁卫。”其中金甲禁卫四个字咬得特别重。

“他干掉了一名金甲禁卫?”金甲禁卫是西域诸国和所有教会首脑人物的贴身侍卫,其中只有信仰最坚定、忠诚;武力最高段的骑士才能被封为“金甲禁卫”,时到今日,金甲禁卫演变成了最高阶骑士的统称。卓璃若能干掉一名金甲禁卫,那是奇迹!

“他的左眼是你用融合术换给他的吧。”娜塔莎嘴角微翘:“那只眼睛上除了有庞大的真元,还有一道封印!马修骑士无意触碰,黑发小子便暴走了……”

听到这个名字,亲王怔住:没想到这女人会下如此大的注码。

“结果怎么样?”

娜塔莎轻笑:“怎么样!食人沼泽毁去大半,马修骑士修为全废!”

看亲王没有任何表示,继续说:“马修那里还好解决,他除了信仰么有其他追求,随意便可安置。可是,食人沼泽是夜魅一族的生存领地,这到不好办了。”

尽管漫天要价吧!亲王心想:老子给得起便给,给不起老子便赖!岔开话题叹道:“法师的冥想感受道家的真元,驾驭骑士的刀。天底下只有公爵一人才能教导出这样特别的一名弟子!”

别着急给人家送高帽!还有呢!娜塔莎面有得意,拍拍手:“来人!”

被唤出来的是名男子,卓璃认得他,亲王记得他——马修。

马修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散尽修为的他吃力的拖着一口巨大的箱子。

阳光照射在铁质箱体的雕纹上,熠熠生辉:是一只羊首的图样。

“白羊金甲!”

“亲王火眼金睛,一眼便看出了这身铠甲的来历!”

玩儿大了!怡亲王心道:天道第一宫,白羊星座守护者所有黄金铠甲,现今波斯帝国唯一守护。这铠甲要送给卓璃……一件铠甲并无大事,可它身上的光环……这玩笑开大了!看来,今天老子要死皮赖脸了!

马修没有理会一旁的公爵和王爷,径自走向卓璃。而卓璃也因为发现马修的第一时间,停止了动作。

“这是送你的!士兵!”修为被废,底气依然。

卓璃能感受到箱子里面的宝贵,犹豫不定。

“接着士兵,这是命令。”

“是!”

“每个守护星座一经战败,他的一切将有胜利者继承,这是传统。”马修神色庄重行了一个标准的骑士礼,起身离开。步调潇洒而决绝,仿佛是一切皆应如此。

就这么穿上了?!亲王眼有怒意,心想:你这小子太没颜色了。你穿上这身铠甲,知道意味着什么!你当是随便的一件铠甲吗?

娜塔莎向管家眼神一闪,塔司心领神会。帮助卓璃紧缚捆甲龙筋。

穿好铠甲,审视一下:“有些大!”卓璃略有不满地说。

有些大?何止是有些?亲王气的咬牙瞪眼。

猜中亲王的心事,娜塔莎呵呵一笑:“亲王不用在意,守护星座的铠甲继承传统就是这样。不算在生意以内的。”

哪有这么简单?那可是西域天道第一宫的守护星座象征,光环太大了!

“铠甲没有人意,穿上它的人赋予了人意。就如绯红女皇一样,不是刀有杀人意。是人杀人!”

传统就是这样的,没人打破,便会一代代继承。继承以后的人,要怎么选择便是他的事了。

亲王心下稍安,可是,把具有极大象征光环的西域天道第一宫守护星座铠甲传给一个外国人。这样奇迹般的行为,怎么能让人不心存怀疑?

借口赠宝刀,无意送金甲。废人左膀右臂,毁夜魅生存领地。全部都是精心安排,让自己无从反驳。这一件件事情算来,似乎自己欠这个女人的东西又多了!可她究竟想要什么?

“贵妃想儿子,恐怕早已经急不可耐。”娜塔莎似乎要简单结束这次见面。

“波斯皇储么?”就这么简单?恐怕说给谁,谁都不会信。

“您若是心存亏欠。以身相许,我也很愿意!”娜塔莎倾着上身,笑面如花地说。

亲王立即起身:“本王身上还有要事。这便带太子回去,他日再来拜会公爵大人。”

两人骑马而去,娜塔莎望着一路烟尘,感叹:“什么时候你能不是因为有事才来找我呢?”语气略显伤感和失望。

“男人不喜欢强势的女人!”娜塔莎幽怨地想到。转而问身旁管家:“我……强势么?”

塔司踌躇瞬间,道:“不……”

尾音没断,娜塔莎容颜陡变:“看来你有很大的疑问。去,把泳池清理干净,老娘要游泳!”

塔司欲要争辩。

娜塔莎举起手中一件圆形的事物,道:“平时你的强调停顿在零点八五秒,这次你用了一点九二秒。分明是口不对心,再罚你做半年的马夫!”

塔司忙领命跑开,离这个善变的女人越远越好。强势?还问我?

“跑得这么快!是想气死老娘吗?当心我辞了你!”身后传来娜塔莎清晰的怒喊。

……

身着白羊黄金圣甲,手持绯红女皇宝刀,胯下威武战马。这一切应该构成一幅威武庄重的画面。可穿在笨小子的身上,怎么……这么不着调?

没错,就像食人沼泽初见马修一般,战刀在半空划着圈,头盔红缨左右摇摆,不断前伸抖动的下颚,带动全身随着抖;爆发户的嘚瑟在此刻卓璃身上尽显光芒……

“闹闹,皆可闹!”暴发户的身子还在马背上扭动起来了!

亲王摇头:那女人究竟还教了他些什么!还什么都能闹,和萧贵妃见面是可以闹着玩的么?

皇城西门已近,熙熙攘攘的居民百姓开始出现。卓璃的这身行头都是在国家庆典上出现过的,而皇城居民多有见识。

白羊黄金圣甲、绯红女皇,这都是波斯权威的象征。于是,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百姓纷纷停下动作,看向卓璃,恭敬礼拜……

众人朝拜,卓璃略微一怔,很快便融入了这种受人尊敬的气氛中,甚至乐此不疲。纵马驰骋过去不算结束,他还要来回溜上两三个来回。

直到有一位老伯因为弯腰行礼而体力不支,累得倒在地上。这小子还收买人心一般地,下马将老伯扶起,还装出一副关心的表情嘘寒问暖……假意问候完了,还要向周围的人招收致意。

这都是在哪学来的?

一路招摇,有白羊圣甲无字令牌。初入苏萨皇城自然无有阻隔,还受到守门官员的虔诚礼拜。

可是,嘚瑟的暴发户又一次的转回来。

刻意延缓速度,使自己与卓璃离远的亲王不禁在心头赞了句:果然,他又回来了!

不过这次轮到卓璃郁闷了,他礼贤下士地问守门长官:“您为什么向我行礼啊?”

“……您是守护大人!”

卓璃的兴奋立即冰冷下来,像是斗败的公鸡。无趣而失落……

“怎么了?”亲王赶上来,讥讽地问。

“还以为是我学成归来,他们知道了我的本事而向我礼拜。”

“威望是自己用本领树立起来的。”亲王饶有兴致地说:“至于要立威的方式也很简单:擒贼先擒王,打架找枭雄!”

“那我们先去找谁?”卓璃一下子来了莫大的兴致。唯一透着光明的左眼闪射着闪耀的光芒。

“先去见萧贵妃!笨小子!”亲王用力的拍向卓璃。

眼前立即金星流窜,脑中七荤八素……